您的位置: 首页 > 网站中部侧专栏

觉醒奋战!百年之光——党领导中国(淄博)工业百年历程大型历史文献纪录片(一)
来源: 2021-07-05 20:42:06 字号:- +

谨以此片致敬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 !

淄博广播电视台新闻频道  

7月4日19:50播出


2021年6月8日 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洪山镇

这里正在举行的是一项名为“百年之光——党领导中国(淄博)工业百年历程”的大型主题系列采访活动的启动仪式。来自全国的近20家媒体将探寻的目光投向这座老工业城市近现代工业及工人运动的策源地——淄博矿区。随着记者们对城市细部、历史细节的发微探幽和主题化、多角度、深层次的报道展示,这座老工业城市悠远深邃的工业文明底蕴以及党领导红色工业波澜壮阔的百年历程得到更加生动鲜活的展现。


人民网记者 谈媛:

通过这次活动,我们也看到了就是党领导下的淄博工会组织一步步破壁而生的这样一个历程,也成为中国革命的工运先驱。再就是看到了党领导下的淄博人民一步步砥砺前行,成就了高质量发展的恢弘篇章,也对我们是一种非常好的激励。

6月22日,淄博市党史学习教育重要载体——“百年之光”主题活动的压轴大戏——由21世纪马克思主义研究院、中共山东省委党校、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院、中共淄博市委共同主办的百年之光——党领导中国(淄博)工业百年”主题展暨永久性红色教育基地正式亮相。展览依托淄博市博山区山头镇古窑村丰富多彩的历史文化资源与得天独厚的工业文明遗存,通过独特巧妙的设计和展陈,将百余年的淄博近现代工业史收揽其中,让观览者在跨越历史的回眸中,感受淄博这座城市的工业文明韵味,体悟党领导淄博人民筚路蓝缕、砥砺奋进的光辉历程。


 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院副院长 姚丙华:

看了这个展以后我觉得非常震撼。一个是这个展呢,把我们党领导红色工业百年史展示得非常清晰,脉络非常清晰。因为淄博工业发展的这一百年,是我们党领导的红色工业发展的一百年的一个缩影,也是我们山东工业发展的一面旗帜。总书记在学习教育讲话中讲到,我们党的一百年,就是筚路蓝缕、奠基立业的一百年。从我刚才看到的这个一百年的这个工业展看到了,我们在工业这一方面奠基立业的这么一个缩影。我觉得非常受启发。另外一点呢,我觉得我们利用原来的工业遗存、遗址,来到这个地方以后觉得身临其境,更增添了这个现实的这么一种感觉。

 今天,当我们带着重温过往的诚挚深入那百年来饱含着细节信息与人文原色的历史时,一幅幅熟悉又略显陌生的画面扑面而来,鲜活而肃穆,深沉而生动,执着而伟大,坚强而感性……。而贯穿其中、守初心念永恒的,则是那划破长夜、照亮历史、召唤未来的百年之光!


这里是全国四大“红色矿区”之一,中共一大代表王尽美、邓恩铭曾在这里播洒下红色火种;这里是山东兵工总部所在地、齐鲁工业干部的摇篮,党领导下的淄博工人武装浴血奋战,成为革命战争年代的光辉典范;这里是国家“一五”重工业布局的重要板块,建国初期撑起了山东工业的半壁江山,创造出全国工业数十个“第一”;这里诞生了“坚守初心、敢为人先、拼搏奉献、改革创新”的“淄博工业精神”,与“沂蒙精神”交相辉映,共同构筑起了山东党建教育的精神高地。探寻百年历程,追逐信仰荣光,体悟初心使命,凝聚前行力量。敬请关注大型历史文献纪录片《百年之光——党领导中国(淄博)工业百年历程》。

上集 觉醒奋战


时在清末同光年间,当德国人李希霍芬来到中国山东博山时,被眼前场景所震惊的他,留下了有案可查最早的关于淄博地区前近代工业文明的描述。


淄博市博山区政协主席 刘承志:

他对当时博山整个工业发展的这个状况感到非常的震惊。他说过一句话,‘这里是在中国我见过最发达的工业城市’,他主要指的是博山的煤炭、陶瓷和琉璃产业的发展。

作为地质学家,李希霍芬敏锐发现了博山工业兴盛背后的原因——煤炭等矿产丰富。这些有关淄博的描述连同胶州湾的天然良港、山东优质的人口和劳力等情况一并写入《李希霍芬中国旅行日记》,并上报给德国当局。此后不久的1898年,德国逼迫清政府签订《胶澳租借条约》,这也成为我国损失矿山主权的开端。随后即有胶济铁路铺就、张博支线开通、周村辟为商埠等深刻影响淄博的事情次第发生。而被李希霍芬所看中的淄博矿产,在洋务运动的氛围中早已潜移默化地改变了这方土地的走向。矿业兴盛催生市镇繁荣,博山在清初已是“居民稠密,商旅辐至”的富庶城镇。1887年,山东巡抚在淄川先后开办铅矿、煤矿,引进机器,由此诞生了淄博最早的产业工人。随后,德国势力进入、官办资本发力、民族资本涌现,各种力量的交织催动了淄博产业更趋繁荣,并激增了工人数量。1904年,德国开办的德华矿务公司淄川大荒地开凿了第一眼竖井,这是山东机械化采煤的开端。同年,山东巡抚为代表的官办资本拨银50万两为官股开办博山玻璃公司,这是当时国内最大的平板玻璃厂。该厂聘请德国技师,引进德国设备,成为中国新法制造平板玻璃的源头。与此同时,民营资本也在顽强生发,与外来资本、官办资本的角力中繁荣了淄博的近现代工业。


中共淄博市委党史研究院副院长 孙长年:

到1919年前后,我们淄博已经形成了以煤炭、冶金、陶瓷、琉璃为主的产业雏形,是当时山东最大的煤矿区,也是当时全国抚顺 、开滦之后的三大矿区之一。

原淄博矿务局党委宣传部副部长 刘华:

当时这个煤炭生产规模达到了年产40多万吨,这个煤炭工人达到了3万多人,所以说这个产业聚集,形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煤炭产业聚集区。

传承千年的陶瓷业于1905年在博山成立下河工艺传习所后,又建立博山模范窑业厂,开始采用机械生产,进化为近代工业,至1920年代已有100余家工厂;玻璃业发展至1921年时,仅博山一地就有玻璃厂150多家,产业工人4000余人,江北市场为博山所垄断;丝绸业自1904年周村开埠后一举成为山东漂染业、蚕丝绸集散地和原产地等三大领域的状元,至1917年已有丝织厂1400多家……。产业兴盛,更催生了一批名扬天下的淄博老字号。


地方文史专家 李庆洪:

在周村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近百个‘祥’字号,丝绸行业就占了一半。这与周村是丝路之源、丝绸之乡有着直接的关联。像我们大家都比较熟悉的“八大祥”,其中有5个都是在周村创立的。清末到民国时期,“瑞蚨祥”就已经成了北京最大的绸布店。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按动电钮升起的新中国第一面五星红旗,就是由瑞蚨祥提供面料制作的。

机器轰鸣,工厂林立,积蓄工业力量的淄博聚起了庞大的工人群体。至1919年,淄博产业工人的数量已达33600人,占全省三分之一强。然而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黑幕下,对资源的掠夺、对工人的压迫却与日俱增。1904年开始的四十年时间里,德日从淄博掠走了以百万吨计的煤炭、铁矿石、铝土、粘土、铁铝矾土等矿产资源。在掠食者的鲸吞中,矿工的生命如同草芥。淄川煤矿虽是当时山东最大的矿井,有先进的机械设备,但矿工生活却十分艰苦,劳动条件极为恶劣,安全毫无保障,透水等恶性安全事故频频发生。尤其是1935年5月13日发生的北大井透水事件中,日本矿方不仅不积极抢救矿工生命,反而迅速对井口进行了密封,从此北大井完全报废,536人葬身井下,震惊中外的北大井特大惨案是三座大山下产业工人命运的苦难缩影。


中共淄川区委党校讲师 田晓鸥:

日本人他们的定制是什么呢?马死偿价100元,人死40元。所以说我们这里的工人,他劳动时间非常的长,工资非常的少,而且没有这种生命上的一种保障。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1913年,六百余名淄川煤矿工人联合起来罢工要求资本家增加工资。这是淄博历史上第一次产业工人罢工。此后数十年间,矿工们的革命要求野火春风不绝如缕。而在淄博产业工人暗夜求索之际,希望的火种恰在中国大地勃然而兴。


中共淄博市党史研究院副院长 孙长年:

山东早期党组织创始人王尽美在党的一大之前,就派人来到淄博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1921年中共一大之后,毛泽东奔赴安源,李大钊到开滦,党组织创始人王尽美、邓恩铭先后来到淄博,进行党的地方组织的筹建工作,物色工人骨干,组织工人运动,可见党的早期领导人对我们淄博的重视。

王尽美曾四进淄博,组织领导工人运动。在他撰写的《矿业工会淄博部开发起会志盛》一文中,他将“中国劳动运动之曙光”的高度评价赋予淄博。1922年,王尽美主持选举成立了淄博第一个工会组织——山东矿业工会淄博部。这是山东第二个工会组织、第一个产业工会,也是全国最早的一批基层产业工人工会之一。长期斗争中,王尽美积劳成疾却以带病之身继续奔走,1925年8月,时年27岁的王尽美在青岛病逝。2009年,纪念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他因信念纯粹和在工运工作中的杰出成就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


王尽美之孙 浙江大学关工委原副主任 王明华:

我祖父这些老同志,那个时候,仅仅是学到了马克思主义,就知道我跟着马克思主义指明的路走,我们国家一定能够解放。

邓恩铭是一大代表中最年轻的一位,他到淄博开展工作的时间跨度自1922年至1928年。在昆仑炭栈、在淄川高小、在洪山“宪章照相馆”秘密活动点,一次次留下了邓恩铭奔走的身影,他领导对抗“教育捐”、组织对抗鲁大公司裁减工人、发展工人与教师中的先进分子,一次次将革命星火融入淄博工业土壤里运行奔腾的地火。


1924年7月,经中共中央批准,淄博党支部、又称中共淄博矿区支部正式成立,直属中央领导。这是王尽美、邓恩铭亲自领导组织创建的淄博第一个党的基层支部,是中共山东省第一个工人支部,是山东建立的第二个直属中央的支部,也是全国最早的中共工人支部之一。


 原淄博矿务局党委宣传部副部长 刘华:

它的成立标志着我们工人运动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走到了前台,标志着工人阶级由自由阶级转变为自为阶级,激发了广大工人群众革命热情,扩大了我们中国共产党在工人运动的主力军作用、指导作用。所以说为以后工人运动的发展起到了一个奠基石的作用,所以说它的意义是非常大的。

至1924年底,中共淄博支部的党员占到了当时全省党员总数的45%,成为山东工人力量最强的党支部。从胶济铁路大罢工、“反裁人”与失业团斗争、淄川炭矿南庙大罢工、周村丝绸业工人联合罢工等争取劳动人民利益的斗争,到救亡图存形势下中共鲁东工委、淄博矿区工委、淄博特委、鲁中区党委领导抗日救国运动,党有力的引领与淄博工人、工运的结合,让澎湃的工业之力坚挺了斗争的脊梁。


莫斯科东方大学工兵班出身的八路军团长王凤麟来到淄博抗日前线后,在淄博地区矿山丰富、炸药易得、爆破人才众多的优势基础上,开创了“四组一队”的爆破攻坚战术。这一实战效果卓著的战术,被中央军委明令指示“总结爆破经验,向全军推广”。淄博矿工出身的特等战斗英雄、“山东爆破大王”、“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马立训,在抗日战争中完成20余次爆破突击任务,炸死日伪军500余人,他创造的“偷爆”“空爆”“飞行爆”“连环爆”等爆破技术与战术,筑牢了部队攻坚的底气。而他们所取得的辉煌成就,与党领导下淄博矿区工运、工人的鼎力支持密不可分。


 中共淄川区委党校讲师 田晓鸥:

在整个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人他对炸药控制是非常严的,在矿上使用炸药嘛。他是规定什么呢?只要矿工偷带3块炸药,大约是6两重,只要偷带3块炸药,发现了就会被枪毙。但是即使是这种状况,我们淄川、我们整个淄博的老百姓呢,他对抗日的这种热情是非常高的。那么这些矿工们就偷带炸药支援抗日。我们每个月能够带出5000多块的炸药。而这5000多块有多重呢?1000斤。所以说我们这些带出来的这些炸药呢,都支援了八路军,支援了抗日。

 淄博大地上出产的丰富工业品,是战争致胜的有力砝码。为打赢济南战役,淄博地区支援了铁板2000斤、纱布6044尺、布328尺、麻袋3.44万条、棉花7000斤、电线杆1035根等。红色军工更是在这里迸发了强大动力,在全国解放战场上大显神威的“82毫米追击炮弹”,是在博山五阳山下东石马村的“82毫米迫击炮厂”生产。1947—1949年期间,山东人民兵工厂为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共提供了炮677门、迫击炮弹2193877发、钢炮弹17927发、手榴弹593448枚、子弹9737468发、炸药92868斤、信号弹9658888发,远超山东战场实际消耗的供应量,有力支撑了解放战争的胜利。


中共淄博市党史研究院副院长 孙长年:

我们淄博的兵工应该是山东最早的兵工,诞生于1938年2月,由李人凤领导的临淄青年学生军训团(修械所)。后来在杨国夫司令员领导下,参加了山东兵工一厂、兵工二厂的合并工作。黑铁山起义部队走出来的邹国资同志是山东纵队兵工总厂的筹建者,也是早期的重要的领导人之一。

工人群体在烽火淬炼中更是奔赴沙场的有生力量。1937年12月,中共党员姚仲明、廖容标、赵明新和马耀南领导了黑铁山抗日武装起义。起义部队组成的“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五军”里,由洪沟铁道工人及淄川矿区工人组成的四中队、十四中队担纲了核心主力。在抗日战争中开始转战各地,于南征北战中为民族解放立下卓著功勋,历经演变血脉延绵,传承发展为中国人民解放军7支军级英雄部队。与此同时,淄博工人支队、胶济铁路大队等同样诞生于抗日烽火中,且以淄博工人为基础建立的抗日武装,则既是工业大棋局上的抗战先锋,又在抗日与解放战争的硝烟中写下了光辉的一页。据统计,抗战前三年,华北地区职工有组织地参加八路军13860人,其中淄博矿区就超过了4000人。1947年初至1949年初,淄博地区共有近3万名青壮年参军。在此期间,由区县地方武装升级到野战主力部队的达1.5 万余人。从军入伍的淄博儿女不负家乡父老的重托,浴血前线,英勇杀敌,将一方土地的深厚信仰化作战场上的次次胜利。从沂源大山深处走出的朱彦夫,正是淄博儿女在军中英勇奋斗、无畏牺牲的缩影。于战火纷飞中,战兖州、打淮海、进上海……一次次血火考验中,这个淄博战士单薄的身躯在枪林弹雨中向前、向前、向前!


朱彦夫教育基地组织人事科科长 周艳娜:

他看到身边乡亲们那种积极参军、拥军的热情,他也看到身边一个个倒下的牺牲的烈士,他当时也会想到,只有中国共产党才是真正的为了人民,跟着共产党才能真正改变他自己这种苦难的命运。当部队经过朱彦夫的家乡的时候,朱彦夫就毫不犹豫地跟着部队走了。后来在采访朱老参军经历时,他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给母亲修了坟,因为我不准备回来了,我要一次性把自己献出来,献给祖国,献给人民。

金戈铁马下江南,一批批淄博干部的南下成为当时一股股涌动的洪流。当朴素的个人意愿、先进的阶级属性与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使命相结合,便迸发出改天换地的无限伟力。南下干部、矿工出身的焦裕禄,1946年在家乡博山区北崮山村入党,先后参加地方武装斗争和土地改革,在家乡渡过了成长、入党、走上革命道路的不平凡的25年,党组织的培养和齐鲁文化、工业文明的浸润,让焦裕禄成长为一名理想信念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铸就了“亲民爱民、艰苦奋斗、科学求实、迎难而上、无私奉献”的焦裕禄精神,被誉为“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公仆”。


淄博市焦裕禄纪念馆馆长 焦玉星:

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总书记给焦裕禄精神下的这个科学的定义,实际上有着浓厚的这种工业底蕴在里面。焦裕禄从小出生成长在这样一个工业氛围浓厚的这么一个地区,并且他曾经在解放前先后两次从事矿工的工作,可以说他对工业、对于矿山生产留下了很深的实际的感受。后来他一生18年的工龄里面,有一半的时间是在新中国的工业化进程的初级阶段在奋战,他从事的又是专门为矿山生产机器的这样一个行业,因此我们现在回过头来想呢,焦裕禄是把救矿工于水火、努力改善矿工生活生产条件,他带着家乡那种浓厚的工业城市的那种文化氛围,来到新中国矿山机器生产的第一线,留下了很多重要的印记。比如说,他在任一金工车间主任的时候,带头研制研发了新中国第一台直径2米5的双桶卷扬机。现在看来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机器,但是在当时呢,这是了不起的创举。

1948年3月,淄博全境解放。这片工业沃土终于在党的引领下结束了动荡的历史,即将开写新的传奇。革命时期党领导淄博人民前赴后继、勇往直前,先后有12387名优秀儿女在革命征程中献出了生命。“不惜惟我身先死,后继频频慰九泉”,邓恩铭在就义之前写下的绝笔诗,书上手痕诗里字,尽是舍生取义、视死如归的家国情怀和对革命后继有人的坚定信心。淄博这方工业沃土,没有辜负先驱的嘱托,她的信仰在奋斗中淬火,她前行的力量里闪耀着一个个无私爱国者、无畏革命者、无悔牺牲者的光芒。追寻着党的引领,承载工业的力量,汇聚淄博人民不懈的追求,淄博行进到解放的历史节点。此时,这方工业沃土的前景已如东方的一轮朝日,正光芒四射,正喷薄欲出。


总策划:  李新胜

策  划 :  李  霄 

总编导:  李海东 

 编   导:  李海东 段正浩 武斌 王寅青 

撰   稿:  王哲  李海东  段正浩 武斌 

    摄   像:  武斌  段正浩  王寅青  孟宪强 

      邵亮 王晓宁(航拍)吕宁(航拍) 肖洪永 

播    音: 汪    洋

后    期 :张亚峰 何俊梅 张鹏 郭旺

      编    审:梁军  张东

  监   制: 郑    文

   总监制:巩绪民  

中共淄博市委宣传部    淄博市广播电视台

责任编辑:
分享至:

扫码下载

齐点淄博APP

扫码关注

齐点淄博微信公众号

扫码关注

齐点淄博抖音号

扫码关注

齐点淄博快手号

淄博市广播电视台主办

举报邮箱:qidianzibo@qq.com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3-6212672

鲁公网安备 3703030200002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08号 鲁ICP备09054657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2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