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专题>2016专题列表>2016713央媒省媒看淄博>省媒新闻

为了那抹“淄博蓝”我们攻坚破难

2016/08/22 09:26 来源:淄博日报 作者:

  市煤炭局作为全市煤炭行业的职能管理部门,顺应形势,转变职能,主动请缨,由过去煤矿安全监管的主力军,加速转型成为生态建设的急先锋,在煤炭清洁利用方面做了一些积极探索工作。利用淄博作为较大城市有立法权的优势,市煤炭局代政府起草了全国首部煤炭清洁利用地方规章《淄博市煤炭清洁利用监督管理办法》,于2014年8月15日颁布实施。目前,市煤炭局正牵头组织《淄博市煤炭清洁利用监督管理条例》立法工作,预计10月份提交市人大审议。

  市煤炭局转变管理职能,创新工作方法,散煤治理成效成全省学习的样板。在《办法》实施2周年之际,让我们通过创新攻坚破难结果这4组关键词,来梳理市煤炭局为生态淄博建设所做的贡献吧。

  创新:出台全国首部煤炭清洁利用地方规章

  我市是工业结构重、煤炭消耗量大的城市,燃煤污染是影响空气质量的重要因素。据统计,全市年耗煤4500多万吨,占山东省的1/9,每平方公里燃煤强度居全省乃至全国前列。全市每年燃煤排放二氧化碳1.048亿吨、二氧化硫34万吨、氮氧化物29.6万吨。在每年燃烧的煤炭中,散煤用量约200万吨,其中高硫、高灰的劣质烟煤占70%以上。由于散煤直燃排放高、效率低,全市年散煤燃烧量虽然不算大,但其排放量却相当于2000万吨电煤,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占到全市的近三分之一。同时,淄博市还有1000多处储煤场地,大多没有经过规划,也没有防风抑尘设施,煤炭运输、储存、使用过程中,经过一卸、一装、再卸、再装,每年扬尘约100多万吨。因此,煤炭燃烧污染物排放和扬尘污染已成为影响全市环境空气质量的“心肺之患”,推动煤炭清洁利用、铁腕“治霾”已经成为领导关心、社会关注的焦点、难点问题。

  老百姓苦不堪言,有钱的居民千方百计逃离淄博,到外地置业、买房、移民。威海、烟台、海南等多地陆续出现“淄博村”。同时因为环境污染严重,淄博本地大学生、海外留学生、外地投资商也纷纷逃离淄博,造成智力和财力双流失。

  面对这种严峻形势,市煤炭局作为煤炭行业的管理部门,顺应形势,担当有为,主动请缨。根据市委市政府领导指示,于2013年开始着手调研煤炭清洁利用,利用淄博作为较大城市有立法权的优势,代政府起草《淄博市煤炭清洁利用监督管理办法》(以后简称《办法》),于2014年8月15日以政府令形式予以发布实施。这是全国第一部煤炭清洁利用方面的地方规章,在全国率先开启了地级市煤炭清洁利用依法监管的先河。

  期间,市委常委、副市长庄鸣多次组织市人大法律顾问、市法制办、市环保局、市质监局等部门召开协调会,确保了《办法》的顺利出台。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副院长王敬波评价说:“《淄博市煤炭清洁利用监督管理办法》是我国第一部煤炭清洁利用和监督管理的地方法规,走在了全国前列。”

  为确保《办法》顺利实施,《淄博市煤炭清洁利用监督管理办法实施意见》《淄博市储煤场地管理办法》《淄博市煤炭质量指标要求》等相关配套文件,经过修改完善,也在不久同步实施。

  “以往,责任主体不明确,政府相关部门缺少相应的执法依据,执法力量薄弱,难以形成有效管控,几个部门管不好一根烟囱。”市煤炭局局长董以琦说,“《办法》的正式施行打破了这一僵局。”

  不仅如此,市政府专门成立了由常委副市长和分管环保的副市长任组长,煤炭、安监、经信、公安、财政、交通、环保、规划、城管、工商、质监等部门组成的煤炭清洁利用工作领导小组,市煤炭局局长兼任办公室主任。同时,将原“淄博市煤矿安全执法稽查支队”更名为“淄博市煤炭执法稽查支队”,职能从单一的煤矿安全执法拓展为煤炭行业全过程执法,形成了有人管事、有章理事的良好工作机制。

  《办法》规定,区县人民政府是煤炭清洁利用监督管理的责任主体,市、区县煤炭管理部门作为政府主管部门,具体负责煤炭清洁利用的监督管理工作。此外,《办法》还要求,各部门要加强协作,建立煤炭清洁利用联合执法、应急处置和管理信息共享机制。

  据有关专家分析,《办法》出台后,因煤炭生产、运输等而产生的污染物排放能减少两成以上,能逐步缓解淄博市的“心肺之患”。

  攻坚:联合执法会战,散煤污染难现

  《办法》出台了,但实施起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没有壮士断腕、破釜沉舟的勇气和决心是撑不下来的。

  抓任何事情都要抓主要矛盾、精准施策,煤炭清洁利用更是如此。那么工作怎么干、重点是什么?市煤炭局坚持问题导向,从领导最关心、群众最期待的煤炭扬尘作为突破口:经调查摸底,全市共有煤炭经营企业储煤场地、民用季节性储煤场地、煤矿企业储煤场地、燃用煤炭单位储煤场地、铁路煤炭货场5类储煤场地1022处,点多面广,鱼龙混杂。他们依据《淄博市储煤场地管理办法》《区县煤炭清洁利用和污染防治工作年度考核办法》,在广泛征求意见建议的基础上把564处经营性储煤场地进行重新布局,集中规划建设9处集中经营性储煤场地、111处民用季节性储煤场地,其余煤场全部依法清理取缔。

  清理取缔需要相关职能部门来完成,市煤炭局采取与市委市政府督查室、市环保、市交通、市城管等部门开展联合专项督查、执法检查等措施,督促生产、经营、燃煤企业等五类储煤场地安设了防风抑尘、喷淋降尘、车辆冲洗设施,硬化了道路并进行了达标验收。

  全市共投入3.18亿元用于煤场达标建设,安装雾炮46台,依法取缔储煤场地429处,储煤场地扬尘问题取得阶段性胜利。

  执法稽查是煤炭清洁利用监管的“杀手锏”,为了保证煤质,市煤炭局先后与经信、环保、交通、公安等部门横向联合执法,与区县、镇办纵向联合行动,在主要路口设置卡口检查运煤车辆。同时,制定出台煤炭、公安联动执法工作机制,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共同办案,做好案件移交,实现执法常态化、制度化。2015年10月14日,市煤炭局组织淄川煤炭局,对淄川精细化工厂进行执法检查,委托淄博煤炭经济技术开发公司对该公司煤炭进行抽样检测,经检测全硫含量2.2%,不符合淄博市煤炭质量指标要求(1%)。按照《淄博市煤炭清洁利用监督管理办法》第12条、第23条处以3万元行政处罚,开出了煤炭清洁利用处罚“第一单”,约谈企业负责人并在媒体上曝光,树立了执法的权威性。2015年,市区两级共检查企业482家,下达执法文书476份,约谈企业82家,行政处罚10家,有效地震慑了个别企业的违法行为。

  联合执法与常态化的“百日会战”,让劣质煤无处可逃,我市散煤治理成了全省学习的样板。2月27日,全省加快推进工业绿动力计划和散煤治理工作现场会在我市召开。张务锋副省长指出,淄博市实施工业绿动力提升工程和推进散煤治理的做法,为大气污染防治和产业转型升级打下了坚实基础,为全省各市提供了可资借鉴的样板和模式。

  “煤炭清洁利用,既是煤炭污染的正名工程,又是生态建设的环保工程,更是造福百姓的民心工程,是老婆、孩子都受益的好事,是功德无量的义行善举。这项工作必须要干,而且必须干好。”董以琦说这番话的时候,怀着一种强烈的使命感和沉甸甸的责任感。

  破难:广泛宣传,把型煤、兰炭送到百姓门前

  堵住劣质煤入淄,禁止散煤直燃,都只是手段,只有让百姓的炉堂内烧上环保煤,才算真正把住了百姓的“呼吸口”。

  为此,推广洁净型煤,引兰炭入淄,成了破解我市空气污染的最大难题。

  民用散煤治理是煤炭清洁利用的难点,也是重点。据统计,淄博市面积5965平方千米,人口462万,共有家庭户168万户,其中农村居民约80万户,加上城乡接合部石灰窑、砖瓦厂、小饭店、旅馆及洗浴场所,散煤用量总共约200万吨,涉及到千家万户。大家肯定会问,只有200万吨的民用散煤为什么会引起如此的高度关注?按照专家测算,1吨散煤燃烧的污染物排放量相当于10吨电煤的排放量。全市每年200万吨散煤燃烧的污染物排放量相当于2000万吨电煤的排放量。特别是多数居民使用的是高硫、高灰劣质烟煤,没有任何措施直燃低空排放,加剧了雾霾天气的形成,严重影响了居民的身心健康。

  “夫用兵之策,攻心为上。”要想让百姓认识型煤与兰炭,必须打开百姓心中固有的壁垒。

  于是,市煤炭局利用一切手段大造声势,打响了一场舆论宣传的人民战争。他们多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动中国煤炭报、能源杂志和淄博日报、电台、电视台、门户网站、微信公众号等新闻媒体,发布宣传口号,制作宣传彩页、牌板、标语横幅、快板书、光盘、印字手提袋,编辑印制《致广大市民的一封信》、简报、学习手册、信息摘编,采用专题报道、公益广告、有奖问答、微信、电子显示屏滚动播出等方式集中宣传报道。

  联合团市委、市妇联、文明办等群团组织发布《推广使用型煤兰炭共建我们美好家园》倡议书,利用“新农村新生活”、“舞动乡村”等特定平台开展宣传。组织了“清洁燃煤小记者在行动”、“报告文学作家煤炭行”采风活动以及型煤和兰炭赶大集试烧,深入村居展示对比、宣讲政策。现场大喇叭一响,明白纸一发,横幅一拉,牌板一摆,炉子一点,很多老百姓的脑筋一下子就转过弯来了。这一系列的宣传活动老百姓喜闻乐见,禁止原煤散烧、购买洁净型煤兰炭和节能环保炉具逐步成为群众的自觉行动。

  今年,市政府实施绿动力提升工程,紧紧抓住燃煤这一影响我市环境质量的关键因素,拿出9700万元用于民用散煤治理,主要是6000万元补贴洁净型煤和兰炭推广、2500万元补贴型煤生产线建设、1200万元装备煤质快速检测系统,各区县也配套了总计9000多万元的补贴资金,对洁净型煤和兰炭、配套节能环保炉具等予以补贴,有力调动了各方面的积极性。

  目前,60万吨洁净型煤与兰炭任务正紧锣密鼓地分解推广中,高青的5个乡镇已全面认购完成。

  结果:蓝天白云常见,相关产业齐飞

  由监管向服务的转变,既是一种觉悟,更是一种境界。

  为了步调上的统一,市煤炭局努力推动市煤炭经营协会更名为市煤炭清洁利用协会,发挥其资源优势、技术优势、物流优势、规模优势,为煤炭生产、加工、储运、燃用和配套炉具生产企业牵线搭桥。组织煤炭经营企业“走出去”、“引进来”,到山西、陕西、内蒙、宁夏等重点产煤区进行考察,与陕西省榆林市能源局、淄博矿业集团、济南铁路运贸集团、神华集团等开展战略合作,推进企业购进优质清洁煤炭,对煤质不符合淄博标准要求的禁止进入我市。目前,蒙煤、晋煤已经把煤炭外运的“桥头堡”前移至淄博,实现清洁煤炭从“坑口”到“炉口”的配送。

  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通过去年的试点,煤炭局深深感受到配套环保节能炉具和使用清洁煤炭同样重要。只有一手抓使用清洁煤炭、一手抓节能减排炉具推广,两者有机结合,才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一点,已经得到群众百姓的广泛认可。今年60万吨的型煤、兰炭推广任务,节能减排炉具的需求量非常大,这就为炉具企业带来巨大机遇。

  市煤炭局通过洁净型煤和兰炭的推广,把我市柳店炉业、齐昊炉业、昊盛林炉业等30余家炉企紧密结合起来,成立了淄博市炉具协会,并把他们的炉具产品上了煤炭清洁利用的推荐名录,节能30%50%的环保炉具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同样迎来机遇的,还有以煤炭局为主导的、我市工业的第21条产业链淄博市矿山装备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

  如果说,在联盟成立之前,矿机企业虽不乏身怀绝技之侠客,但主要还是单打独斗,不免身单力薄。在联盟成立之后,大家齐心聚力,抱团打拼,在联盟这个大舞台上,上演了一个个大项目。

  3月14日,世界最大、国内首套智能型乳化液泵站在山东名盾防爆装备科技有限公司成功下线。这是名盾公司独家研发,为陕西未来能源集团的一个现代化矿井量身定做的设备。这个年产量一千万吨的大矿,采用美国进口的采掘机组,名盾的设备为采掘机组的支护设备提供动力保障。这套800多万元的设备,本身价值并不算大,其意义却不同凡响。上半年,淄博市工业领域几乎没有什么大动作,名盾的这个单子让整个淄博工业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

  名盾的这个单子是2015年11月签订的。当时,淄博矿机联盟在陕西榆林举办山东淄博矿山装备推介会,市煤炭局领导亲自带队,联盟22个企业均带产品参会。推介会盛况空前。榆林市能源局组织了本市及周边139家煤矿的董事长、总经理参会,一次就签订了8800万元的销售意向合同。联盟成立后,淄博矿机企业首先在销售模式上发生了颠覆性的变革由单打独斗,走上了一条抱团开拓市场的道路。

  目前,市煤炭局组建的这个联盟已实现了“走进淄博矿机联盟,就能装备一个矿井”的目标,贵州、云南、山西、陕西、内蒙、东北都有矿机联盟的合作,一个辐射大半个中国的销售及售后服务网络渐渐成形。

  命是弱者的借口,运乃强者的谦词。当煤矿陆续关停并转时,许多人以为煤炭局走到了尽头,曾有人调侃董以琦“你也许是煤炭局最后一任局长了”,没想到短短两年的时间,煤炭局却又因煤炭清洁利用增加了编制、拓展了职能。时也?运也?也许只能用“只要有作为,就会有地位”这句耳熟能详的俗语来解释了。


相关新闻
“双联”让人大代表“动起来”

来源:大众日报 时间: 2016-08-11
繁文缛节的老套路全免 红白事总管“失业”了

来源:大众日报 时间: 2016-08-11